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化新闻 >> 内容

狐狸的女儿

时间:2020/6/9 10:46:35 点击:40

泽芽子和父亲住在凝碧川附近的一间茅草屋里。      这天夜里,泽芽子刚伺候生病的父亲睡下,就听草屋外有人喊:“在吗?”喊话的是凝碧川年轻的渔夫玉次郎。      “小声些。”泽芽子将玉次郎迎进门,替他掸去身上的雪,感叹道,“哎哟,都四月底了,还有这样的雪,真没见过。”      玉次郎看看泽芽子身后熄了灯的屋子,说:“这就难办了,刚才捕到了五条香鱼呢……”      凝碧川的香鱼可是幕府将军指定的贡物,而且只能是玉次郎这种用鸬鹚捕到的才算数。香鱼有种独特的香气,为保证将军吃到新鲜的香鱼,泽芽子的父亲干的就是送鱼的活,也就是无论何时,只要渔夫捕到鱼,他就得马上挑担起身,拼命跑到四十公里外的江户,将鱼送到将军府上。      当然,报酬也丰厚,是当场兑现的“日佣取”;穿的也是特制的“袢缠”——一种印有将军府标记的短外衣,没人敢找麻烦。      “今天的鱼比以往同期的都大,将军见了肯定喜欢。”玉次郎说着抬起了头,“要不……就麻烦你跑一趟吧!”      瞧瞧说的什么话,人家可是很少出门的姑娘!泽芽子被惊着了:除了路远,还要经过狐狸出没的逆原山呢!据说香鱼对狐狸有特殊的吸引力……      从小到大,父亲常会给泽芽子讲逆原山狐狸的故事——“可不能小瞧了狐狸哦!”父亲边喝酒边说,“为将香鱼按时送到,少不了和狐狸打交道。与其说是冲破了狐狸的关卡,倒不如说狐狸放了我一条生路。这样我才能有口饭吃、将你养大。这么说起来,你也算狐狸的女儿喽!”      终于有一天,泽芽子听烦了,毫不客气地说:“哎哟,听起来狐狸可够讨厌的!”只一句,父亲就睁大眼,拼命忍住什么似的不说话了,那神情可真好笑。      现在父亲病了,如果自己不去,那送鱼这差事,从此就算丢了。看来不送也不行,可今年老下雪,逆原山上的狐狸怕都饿疯了,闻到香鱼味,说不定会拦路抢呢!      泽芽子心烦意乱地想着,但她从小就觉得自己跟一般女孩不同,天生敢闯。      拿定主意后,泽芽子取过父亲的袢缠,同玉次郎分手后,便独自挑鱼上路了。      专运香鱼的担子倒是不重,两头挂的是扁竹篓,但因为鱼新鲜得很,还都活蹦乱跳的,泽芽子挑着还是有些费劲。雪越下越大,泽芽子埋头赶路,一口气就走了一大半的路了。      走着走着,就看到逆原山高大的山影了,泽芽子还是有些害怕,不禁大声唱起了壮胆的歌。突然,远处的山林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歇歇吧,小姑娘!”      泽芽子吓了一跳,稳下心神后,回想着父亲说过的同狐狸打交道的经验,她站住脚,向着山林那边微微一鞠躬,说:“您是狐狸大人吧?对不起,打扰您的清静了。”对方倒也回得直白:“嗯,在下正是狐狸,是一只到老了都没吃过香鱼的狐狸……”      “那可不成!”泽芽子咬着嘴唇说,“送鱼得了钱,我还要给父亲抓药呢!”      “可你这种运法,跑得再快,等到了地方,鱼也会死光的。不如我教你一個窍门,作为交换,就赏我条鱼吧!”隐在林后的狐狸哀求道,“我这辈子还没尝过香鱼的滋味儿呢!”      泽芽子犹豫了,望着竹篓里已不大动弹的鱼,泽芽子轻轻放下了担子,说:“您可别骗人。”      “什么话!”狐狸像受了诬蔑,力证清白道,“这季节,河阳的柳枝已长出来了,折下些放进竹篓,不仅能阻止水洒出,还能助鱼呼吸;柳枝渗出的汁液,也能减轻鱼身上被鸬鹚啄伤的痛。”      以前就见父亲这么做过,可没想到是这个道理。泽芽子笑着说:“谢谢提醒,不过,能不能见见您的尊容呢?”      “不行。”对方叹息着说,“我们狐狸临死前不能露面,同至亲告别后,只能找个偏僻的山林角落,孤独地咽下最后一口气。”      “这样啊……”泽芽子好不伤感,她将那条最大的、尾上有道淡紫色条纹的香鱼从竹篓里捞出,双手捧着,恭恭敬敬地放到了林边的大树下。奇妙的是,她刚把鱼放下,脚下就出现了一丛嫩绿的柳枝。到底是狐狸,什么都能办到!      泽芽子告别了狐狸,继续赶路,天快亮时,她终于到了将军府。      睡眼惺忪的门卫大叔出来一瞧,吃惊不小:“怎么是你,你父亲出事了?”      等听了泽芽子的讲述后,大叔唉声叹气地说:“你父亲跟我认识三十年了,只要是没事的雪夜,就会来找我喝两杯的。”      “鱼都还活着,请快些送进去吧。”泽芽子闻到了大叔身上的酒气,想着:这大叔喝多了吧,下雪天父亲从不出门的。      “这鱼可真够劲!”大叔接过了泽芽子肩上的担子,没头没脑地说,“唉,挑了一辈子,临走时怎么也得来上一条才甘心啊!”      过了一会儿,大叔从府里出来,将报酬交给泽芽子,还递过一块热乎乎的肉饼:“跑这么远的路,总得吃点东西才行。”      泽芽子接过肉饼闻了闻,真香!她舍不得吃,就把肉饼包好,揣进怀里。大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:“你父亲……没跟你说什么吗?你一路遇上什么怪事没有?”      泽芽子不经意地说:“遇到了一只狐狸,可我不怕。”      “这样的话……那你赶紧回去吧。”大叔像遇到了难题,吞吞吐吐地说,“你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,脚心会发烫的,进家门前,你最好赤脚绕屋子走左三圈,再右三圈。这样,你的脚会舒服些……”      告别了大叔,泽芽子来到了江户的街上。晨曦中,有家代客煎药的医馆开着门。泽芽子走进去给父亲抓药,开方的老先生望着泽芽子身上的袢缠,得知她是连夜送鱼,再赶来替父抓药的,便感动地说:“真是人间少见的孝女!这么小年纪,这么大的雪,这么远的路!”      这下惊动了医馆里其他的人,在一片“了不起”的赞叹声中,泽芽子将药揣进怀里,红着脸逃了出来,连“谢谢”都忘了说。      回程时,又路过逆原山,泽芽子还不忘掰下一点肉饼放在大树下,合掌轻轻说:“狐狸老爷爷,请尝尝将军府有名的美味吧!”      临近中午,快到家时,泽芽子想起了那个门卫大叔。真是个怪人,净说些怪话。虽这么想,她还是依大叔所说的,光脚在雪地上左右绕屋三圈后,才进了门。      嗯,脚心一片清凉,真是长途跋涉后的享受呢!可是,等泽芽子进屋后,却发现父亲不见了。      泽芽子屋里屋外找了一圈都没见父亲的踪影,忽然,她看到一旁的木碗里盛着一条吃净的鱼骨,鱼尾上,有道醒目的淡紫色条纹。      咦!这不就是那条香鱼吗?      泽芽子惊叫一声坐到地上,突然又像明白什么似的,飞快地爬起,跑到门口一看:屋前屋后的雪地上,满是狐狸的脚印!她不禁想起父亲曾说过,有些狐狸在人间住久了会化作人形,像人一样生活。平时他们会把狐狸的样貌藏得好好的,外人看不出丝毫异样,而只有他们光脚在雪地上行走时,才会踩出狐狸的脚印。      “哎哟!”泽芽子轻叫一声,恍然大悟:父亲是狐狸,她也是狐狸。还有,玉次郎是狐狸,门卫大叔也是。说不定,给将军做鱼的厨师也不例外。怪不得,他们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雪夜挑鱼四十公里根本不以为意。父亲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呢?是怕她对自己狐狸的身份一时接受不了吧?      靠在门上,泽芽子回想着一路的经历,特别是在医馆时,从掌柜到伙计对她投来的敬佩的目光,让她心里暖洋洋的。      没想到人的夸赞这么有力,也许,这才是狐狸将香鱼这一行业坚持下来的动力和原因。说起来,这么苦的行业,怕吃苦的人是做不来的。看来,还是人最狡猾呢,几句好话就能让狐狸甘心为他们服务。      以后要靠自己给自己拿主意了。泽芽子轻轻拭去眼角滑落的泪水,慢慢地从怀里掏出原本打算留给父亲的那半块肉饼,若有所思地转身回屋,关上了门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加盟 | 版权所有
  • 昆山资讯_昆山新闻_昆山最大的城市综合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(www.pay533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广东省通管局 |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|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  • 粤府新函[2001]87号 粤网文[2011]0483-07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粤B2-20090059 B2-20090028
  • 京ICP备:05024815号